成长股投资应注意的5个问题
时间: 2022-01-14 22:53 浏览次数:
在价值投资的诸多方法中,成长股投资是重要的一部分。成长股投资中最著名的投资大师,估计要数菲利普费雪(Philip A. Fisher)。在国内市场,也有一些优秀的投资者,通过投资成长股获得长期回报。但是,投资成长股也容易遇到一些问题,让不审慎的投资者蒙受亏损,现在

  在价值投资的诸多方法中,成长股投资是重要的一部分。成长股投资中最著名的投资大师,估计要数菲利普·费雪(Philip A. Fisher)。在国内市场,也有一些优秀的投资者,通过投资成长股获得长期回报。但是,投资成长股也容易遇到一些问题,让不审慎的投资者蒙受亏损,现在就分析一下成长股投资中容易遇到的5个主要问题。

  成长股投资中最容易遇到的问题,可能是估值容易过高。一般来说,成长股估值往往比增长更慢、行业更成熟的股票(这里称为价值股)要贵。而过高的估值,一定会削弱投资者未来的盈利能力。

  成长股估值长期性偏高,可能主要由两个因素导致:第一,相对于价值股来说,成长股的想象空间更大,由于市场无法准确估计成长股的空间到底有多少,因此在乐观情绪的推动下,经常会给出过高的估值;第二,成长股的故事往往比价值股更加激动人心,更容易引来市场关注,从而给出更高的估值。

  在高速增长的预期之下,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成长股泡沫。在这些泡沫中,超高的估值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在2000年美股科技股泡沫中,纳斯达克指数的PE(市盈率)估值曾经远远超过100倍。而在2015年的创业板泡沫中,根据Wind资讯的数据,创业板指(399006)的PE估值最高也曾达到137倍。创业板指在2015年6月5日达到最高点4037点以后,在6年半后的2022年1月6日仍然只有3127点,在泡沫中追逐成长股的投资者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不过,估值过高的问题可能是成长股投资中最好解决的,因为投资者只要保持冷静,不要一时冲动付出太高的价格就可以。相比于估值过高的问题,如何准确判断成长股具备商业竞争优势的一些问题,就更有挑战性。

  对于一些初级的投资者来说,他们常常犯下的一个错误,就是错把市场上最热门的一些股票,当作成长股投资。

  一般来说,资本市场上总有一些热门的股票。这些股票最大的共性,不是业绩都快速增长,而是股票价格都在上涨。因此,人们生硬地编出一些理由,来解释这些股票的上涨。那么,怎样的理由才能解释股价的快速上涨呢?当然是一个成长的好故事,尽管这个故事可能不是真的。

  我以前在证券公司当分析师的时候,经常要和投资者讨论某些股票为什么上涨。有时候我分析了半天也找不到理由,只好对投资者说,大概正好市场热点轮到了,这个公司实在找不出什么支持股价上涨的原因。

  但是,每当我这样说时,经常会被投资者质问,“你的工作怎么做的,为什么上涨都搞不清?”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两位聪明的投资者,对我真实而无聊的答案给出正面的评价。

  记得在2015年,曾经有一家机场公司的股票价格暴涨,连翻了好几倍。但是,机场这种重资产、高壁垒、高成熟度的公司,除非是在刚开始发展的经济体,否则很难变成一个成长股。不过,既然有成长的股价,那么市场一定会找到成长的故事,哪怕编一个也行。

  在这家机场公司股价飞涨之下,当时流行的一个故事是,因为这个机场对旅客提供免费WiFi接入服务,因此这家机场在提供WiFi服务的同时,会得到大量用户数据,从而变成有科技属性的成长股。很明显,这个故事是编出来解释股价飞涨的,这家机场公司股票在后来也徘徊了许多年不再增长。

  而在2021年电池股泡沫中,事情则稍有不同。在当时碳中和的大背景下,2021年电池行业公司确实业绩快速增长。但是,在股价暴涨下,市场却开始给这种增长加上一些不切实际的预期。比如,有些分析认为,电池将来会在电网级储能中占据主要的份额。

  但是,投资者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电池这种化学储能方式,完全无法承担电网级储能的主要任务,最多起到一些辅助作用。电网级储能,主要还是依靠抽水蓄能之类载量巨大的储能方法。这种在2021年电池股泡沫中给成长股加戏的现象,本质上也是给热门股硬找超级成长逻辑。

  行业缺乏壁垒,其实并不是说成长股容易缺乏壁垒,而是在商业社会中,大多数的行业都不容易建立壁垒。比如说,一家汽车公司并不能阻止消费者购买另一家汽车公司的汽车,而一家影院公司也无法阻止消费者下次去另一家影院。通信运营商这样原本拥有垄断客户能力的公司,政府也出台了携号转网政策来打破它们的壁垒。

  对于非成长型公司来说,缺乏壁垒的问题往往普遍存在。但是,由于投资者对这些公司预期通常不高,因此也不会太失落。

  但是对于成长股来说,对成长的强烈预期,往往在公司成长的早期,会掩盖可能缺乏商业壁垒的行业内在逻辑。当强烈的预期遇到没有商业壁垒的现实,成长股的股价表现常常会一落千丈。

  不过,如果投资者能够找到一个既有成长性、又有商业壁垒的成长股时,那么简直可以说中了头彩。比如说,对于有强烈网络效应的腾讯公司、亚马逊公司,巨大的成长性和商业壁垒,让这些公司的早期投资者获取了几百几千倍的惊人回报。

  对于一个没有太高增长速度的传统型行业,由于它往往缺乏让人激动的商业故事,不会产生太多传奇,因此也就不太容易有新的资本试图进入这些行业。尽管这些行业可能也没有太多的竞争壁垒来阻止新的竞争者进入,但是新的资本就是想不起这些行业来,或者即使想起来也觉得不够心跳。要知道,只要是人就会从众,而即使是金融行业的资本掌管者也难以免俗。

  但是,对于一些新出现的行业,或者高速增长的行业,它们的商业故事充斥媒体,影响着无数手握资本的人。于是,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看到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办公室、社区团购、线上买菜、互联网约车、新能源汽车、智能手机等等行业,资本蜂拥而至,产生了惨烈的竞争。

  对于成长型公司来说,这种竞争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一方面,过度的竞争会降低当前的资本回报率。另一方面,对于任何行业来说,资本退出都比进入要难得多。当大量资本涌入一个行业以后,这个行业的长期回报率就会被拉低。即使后来大家发现赚不到钱,想把资产卖掉、全身而退,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想想看是买10万辆共享单车容易,还是卖10万辆共享单车容易。

  那么,对于新进入的资本来说,既然退出不了,不如留在行业里竞争,或者说留在行业里“卷”,哪怕接受一个更低的利润率也要撑下去。如此,成长股的成长性带来的优势,就容易被激烈的竞争抵消掉一部分。

  成长股研究中第3个常见问题,在于需要判断成长股的业绩增长,到底是来自运气,还是来自聪明的商业规划。

  与墨守成规、多年如一日的价值型公司不同,对于成长型公司来说,公司的管理者需要判断行业未来的发展。处理器的未来是多线)板的未来是多晶硅还是单晶硅?电池的未来是磷酸铁锂电池还是三元锂电池?如此种种,都需要公司提前预判。

  正所谓“农有水旱,商有得失,工有成败,仕有遇否”,任何人都无法保证自己的判断永远不出错,而许多正确的判断,也往往带有一些运气的成分。

  问题在于,当一个成长股的管理者,对企业未来的发展阶段作出了正确的判断,从而抓住了几年的行业成长周期时,我们如何能知道这种判断究竟来自聪明、科学的商业规划,还是恰好来自运气?光听企业管理者自己怎么说肯定不行,因为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的商业规划正确来自运气好。而如果不依靠听企业自己怎么说,我们又如何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呢?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使一家成长型公司在上一个商业决定中作出英明的决策,也很难保证它不在下一个决策中作出错误的决策。由于成长股的成长性往往需要依赖企业在动荡的商业环境中,不断作出正确的决策(想想曾经错失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诺基亚公司、丢掉中国网络购物市场的亚马逊公司、误判了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发展的新东方公司),因此成长股的投资也就变得难上加难。

  尽管成长股投资会遇到以上所说的5个主要问题,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成长股投资仍然是价值投资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从工业开始以后的几百年里,人类社会取得了过去几千几万年都没有取得的非凡的经济成就,这种巨大的变化伴随着超级的社会经济成长,以及无数在其中受益的成长型公司。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对于聪明的成长股投资者来说,只要能尽量解决以上5个问题,那么,受以上5个问题困扰较少的成长股,就能给投资者带来不错的回报。

Copyright © 2021 od体育app苹果有限公司 XML地图 od体育app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