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图科技“AI第一股”梦碎 影像辅助诊疗业务成“弃子”
时间: 2021-10-15 04:43 浏览次数:
IPO之路波折不断直至终止,严重打乱了AI独角兽依图科技的前进节奏。继《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依图科技裁员近六成消息后,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和多方人士核实,依图科技已将曾经重点发力的医疗业务相关资产出售,接盘方为深睿医疗。 一位不愿具名的、接近

  IPO之路波折不断直至终止,严重打乱了AI“独角兽”依图科技的前进节奏。继《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依图科技裁员近六成消息后,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和多方人士核实,依图科技已将曾经重点发力的医疗业务相关资产出售,接盘方为深睿医疗。

  一位不愿具名的、接近依图科技的消息人士透露,此次出售的标的主体,实际是依图科技的“孙公司”——杭州依图医疗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依图医疗”),但深睿医疗和依图科技双方均做低调处理,不想在公开层面渲染。

  本报记者从另一位AI医疗从业人士辛迪(化名)处获悉,早在今年年初依图科技就曾为出售医疗业务资产奔走,联系过几家AI医疗领域的相关企业。不过,“如果以人才、技术和市场三个维度来评估,依图医疗业务资产的吸引力并不大,最后卖身给同处于医学影像辅助诊疗赛道的深睿医疗,或许是因为谈了一个比较合适的价格。”

  针对此笔交易的细节,包括收购价格、涉及员工以及并购后的品牌战略等,记者先后联系依图科技、深睿医疗方面欲做进一步采访。不过,深睿医疗方面通过邮件表示“目前暂不方便回复此事”,依图科技相关人士也表示“不方便做官方发声”。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依图科技医疗业务资产“卖身”一事,业界关注的焦点主要在于依图科技为何卖掉医疗业务,其所出售资产价值几何,以及上市折戟后依图科技前景如何等,针对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多位消息人士及业内专家。

  记者综合公开资料简单梳理了依图科技医疗业务的发展历程:2016年,成立于2012年的依图科技向AI医疗领域进军,由倪浩担任医疗事业群总裁。2017年3月,依图科技在杭州注册成立了依图医疗子公司,后又于同年7月注册了子公司“上海依智医疗技术有限公司”,成为依图医疗的100%控股母公司,由此依图医疗成为依图科技的“孙公司”。与许多AI医疗公司类似,依图医疗最初切入的是肺结节影像辅助诊疗业务,发展五年里,倪浩带领团队研发出了一系列智能医疗解决方案,覆盖肺癌、儿童生长发育、脑卒中、病理、新冠肺炎等病种。今年3月,依图医疗还拿到了国内第一张儿童骨龄AI产品三类证。

  招股书显示,截止到2020年6月,依图科技在智能医疗临床决策平台、大数据平台和管理平台等相关研发项目中已累计投入2.09亿元。与高额投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依图科技今年2月提交的“审核问询函之回复”文件披露,依图医疗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5.6万元、274.82万元和513.74万元,在依图科技总营收中,依图医疗业务的贡献比例微乎其微,最高水平尚不足1.5%。从这些数据中不难看出,依图医疗“烧钱”严重、入不敷出。

  依图科技原本寄希望于IPO上市,通过二级市场募资以“输血”。去年11月初,依图科技成为业内较早一家递交科创板IPO申请书的AI公司,随后经历上交所的问询与回复,两度“中止”后,直到7月3日,依图科技的IPO状态变成了“终止”,仅仅8个月左右,其冲刺科创板“AI第一股”的梦想殒落。当“输血”通道关闭,“烧钱”严重的依图医疗自然也沦为“弃子”。

  事实上,早在“卖身”之前,依图医疗在工商信息中的一系列变化早已露出端倪。天眼查数据显示,去年3月,依图医疗在武汉、西安、成都的公司被注销,随后的8月份,身为依图医疗CEO的倪浩退出法定代表人、董事行列,自那时起倪浩也不再代表依图医疗对外发声。今年上半年,本报记者从多名消息人士处获悉,依图科技裁减员工超过六成,依图医疗成为裁员“重灾区”,裁减比例更是达到90%左右。今年7月,倪浩任职杭州数非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这也证实了业界此前关于倪浩“出走”的传闻。

  对于深睿医疗收购依图医疗的交易,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对于交易价格均保持沉默,给业界留下了一道谜题:依图医疗还值钱吗?

  辛迪分析道,首先,作为依图医疗创始人、“掌舵人”的倪浩已然“出走”,团队绝大部分员工已被裁减,“基本没多少人了”;其次,在AI技术及算法趋同的情况下,依图医疗的技术优势并不明显;最后,依图医疗在AI+医疗的行业赛道中并未建立起坚固的壁垒,AI技术落地应用场景至关重要。基于这些判断,依图医疗资产的价值并不具备足够的吸引力,对于“接盘方”深睿医疗来说,收购的主要动机或许有两个,一是“划算”的价格,二是看中依图科技作为“AI四小龙”之一的品牌知名度。

  另有业内人士提及依图医疗已积累多年的肺部影像辅助诊疗系统,以及新获得的儿童骨龄AI医疗器械三类证。众所周知,三类证是AI医疗企业争抢的“香饽饽”,拥有三类证,意味着AI医疗公司的研发成果和产品能够进入到医院临床应用,也代表着打开了AI医疗商业化的通道。

  对此,辛迪指出,依图医疗手里的儿童骨龄三类证具有一定价值,但问题在于,在临床应用中,它的使用频次并不算高。而在肺结节影像诊疗领域,肺癌属于大病种类之一,但整个行业经历2017年、2018年期间的混战,早已是一片“红海”。今年4月,深睿医疗肺炎CT影像辅助分诊与评估软件获得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三类证审批,更早之前该公司肺结节AI影像产品也获得了三类证。在这种情况下,深睿医疗收购依图医疗之后是否会保持双品牌的同步运营还不好说,如果保持依图医疗运营,那么需要重新搭建人才团队、投入研发资金等。

  对依图科技来说,前期已经拿了10轮融资,近一年里没有再进行过股权融资。IPO失利后再想从一级市场拿钱或许难度更大。

  有目共睹的是,AI独角兽对资本依赖严重。天眼查数据显示,在去年11月首次递表申请上市之前,依图科技已完成了10轮股权融资,知名投资机构众多,如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工银国际、云锋基金等。需要指出的是,自去年6月2日完成一轮战略融资后,依图科技近一年里没有再进行过股权融资。

  依图科技在招股书中曾提到,人工智能行业属于技术密集型行业,企业需要持续不断地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员用于技术研发和市场拓展。无论是对于AI公司自身来说,还是对其背后的资本机构而言,AI企业IPO上市的迫切性凸显。

  一位来自某券商机构的人士指出,像有些投资机构会在投资协议中设置相应的补偿条款,比如一旦公司IPO失利,约定回购或者提供退出通道。对依图科技来说,前期已经拿了10轮融资,IPO失利后再想从一级市场拿钱或许难度更大。因此,依赖资本、IPO终止的依图科技大幅裁员、卖掉医疗业务,通过“节流”谋求活下去,实际也是无奈之举。

Copyright © 2021 od体育app苹果有限公司 XML地图 od体育app苹果